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迎各位朋友光顾

平民语言,悟透世情,白描文笔,呼唤共鸣

 
 
 

日志

 
 
关于我

大肚能容,容天下可容之事, 笑口常开,笑人间该笑之人, 三宽者:眼宽,容万物,心宽,容万事,肚宽,容万人。 三宽三款,很难做到,也很难做好。唯其难,方立此人生奋斗修养之目标也!

网易考拉推荐

闲谈西游记57、58、59  

2017-03-31 19:51:34|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闲谈西游记57、58、59 - 三宽居士 - 欢迎各位朋友光顾

 57,大义灭亲的龙王父子

 

话说观世音菩萨收复了红孩儿做了她麾下的善财童子,唐僧师徒四人依然向西天进发。《西游记》书接四十三回《黑河妖孽擒僧去·西洋龙子捉鼍回》述说唐僧师徒路阻黑水翻滚的黑水河,正愁黑河难过。可巧上游一老汉荡下一条独木挖掘而成的船儿。沙和尚亮开嗓门吆喝那老汉将船停下渡人,那老汉也就很顺从的把船靠岸,因为船小,仅可容二人乘坐,唐僧师徒四人只好分作两拨,按照乘船老汉的提议,让唐僧和沙僧两个先上船过河。

不料船至河水中心,突然乌云翻滚,狂风大作,惊涛骇浪,原来是着了乘船老汉——黑河鼍龙妖怪的道,轻易擒获了唐僧,达到了吃唐僧肉延年益寿的

孙悟空只善于陆战,面对黑水河妖怪的恶劣行径一时间还没有办法对付,因想到是碰到的水上妖怪,就去西海龙王处打探黑水河妖怪的相关信息。

西海龙王敖顺一听孙悟空述说,感到失望、痛惜、和吃惊,毫不隐瞒的合盘说出了实情,原来,黑水河妖怪名叫鼍龙,是被大唐名臣魏征梦中斩杀了的泾河老龙的儿子,泾河老龙的妻子是敖顺的亲妹子,如此说,鼍龙就是西海龙王敖顺的亲亲外甥。

泾河老龙死亡以后,敖顺的亲妹子居无所依,食物所靠,指望鼍龙对其母有所安抚,也就是说鼍龙是西海龙王敖顺妹子晚年的倚靠。不曾想鼍龙干了傻事,居然要吃唐僧肉,阻挡了大唐去西天取经的团队进程,罪不可赦。

值得人称赞的是,西海龙王敖顺对作恶的亲外甥,没有做任何庇护的想法,也没有提出任何赦免的要求,更没有在孙悟空面前提出看在他西海龙王的面子上放他亲外甥一马的请求,而是听孙悟空一数说,断然做出决定,当即安排亲20儿子摩昂点起西海本部虾兵蟹将,浩浩荡荡前往黑河征讨为非作歹的亲外甥鼍龙。莫昂与鼍龙见面,与乃父一样正气凌然,强烈谴责了亲亲儿姑老表鼍龙的恶劣行径,谨遵父命,一举擒获鼍龙,帮助孙悟空救出师父唐僧和沙和尚,重新踏上去西天取经的征程。

看了西游记这回书,不晓得今世的人间某些高官有儿子外甥犯罪的,千方百计要人庇护,寻找另外高官帮忙开脱的作何感想?

 

十七章

58、佛道不合由来久

 道教和佛教是我国的两大教,民间有佛道一家的说法,但其实根本上佛道就不是一家。佛道有些方面是一致亦或是相通的,如佛家主张吃斋,道家从来就吃素,道家讲究炼丹,佛家讲究坐禅,道家出口无量天尊,佛家出口阿弥陀佛,不同的实质是相反的则很明显,佛家讲究忍,道家似乎就有点爱斗。如某狐狸精害人,闹得某家寝食难安,佛家说不能伤害那狐狸精,那也是条性命,道家则坚决仗剑诛杀之。佛家讲究为着来生来世的幸福而修为,道家则为着今生今世的幸福而拼搏。因为佛道两家观点相左的很多,佛道就很难成为一家。道想胜过佛,佛总想胜过道,佛道相争,佛道亦相煎。在中国历史上,皇家崇道,佛家遭殃,皇家崇佛,道家遭殃。大唐朝时佛教大兴之际,该道家遭殃,大明朝皇家崇道,北修北京紫禁城,南修武当山七十二宫观。该佛家火背。

《西游记》第四十五回和四十六回《外道弄强欺正法·心猿显圣灭诸邪》描写的是唐僧司徒四人进入车迟国,一路上看到的都是僧人和尚被捆绑、被整治、被虐待的景象,都城内居然有五百名衣衫简陋打着赤脚的和尚集中做苦役,套绳拉车,十分辛苦。

 崇佛的大唐朝时代,车迟国为什么会有僧人遭殃?原来是车迟国国王被三个妖道(得道的虎鹿羊)充作国师儿迷惑,唆使国王虐待僧人。由此,僧道不合可见一斑。

三个妖道设法虐待僧人的举动,遭到了孙悟空等的强烈报复,诸如登坛求雨,遭到了孙悟空强令龙王不许帮妖道的忙行雨水,斗变化,又让孙悟空使坏,三道接连出丑并祸害了性命。

《西游记》作者吴承恩明显是信仰佛教的人,写的也是佛家人员唐僧四人去西天取经的事,所以他的屁股是坐在佛家一边的,所以要道家出丑,遭殃,受打击。《西游记》作者是愤恨道家的,唐僧师徒四人拢车迟国的当天夜晚,就命笔让孙悟空猪八戒把寺院内供奉的道家三尊最高神灵推进厕所粪坑里去了。

明朝是最崇道的朝代,吴承恩决然不敢这样命笔毁道的。

说来,佛与道的区别其实非常的简单,道教是我们的民族宗教,不是光有修仙,祈福,符录之类的东西。它承载了我们的祖先对上帝绵延至今的信仰。道教的创始人不是老子,它的前身是有着近万年历史的巫教。我们对自己的祖先信仰什么一无所知,这就意味着背叛。 

佛教不是宗教,它的源头来自印度的民族宗教,我们称呼为印度教,其实真正的称呼应该是“梵教”,梵原意为向神祈祷时用的咒语,后来引申为对最高神的信仰。它是对梵教教义进行哲学化的产物,因此,佛教应该是一门有终极关怀的哲学思想才对,虽然我们也可以称它为信仰,但这种信仰是自下而上,而不是自上而下的。面对上帝,我们应该学会谦卑。 

中国本土的佛教与印度传来的佛教已经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我们从源头已经否认了佛教与梵教之间的传承关系,因为民族与民族之间在信仰问题上几乎都是相互排斥的。我们接受了它的外在,却将其最核心的部分“屏蔽”了。 

因此,中国的佛教是一种没有“根”的宗教。在讨论佛教的修行时有人会说佛的境界最高,菩萨次之,缘觉更次之,声闻最差。其实他们搞颠倒了,声闻乘所描述的佛经才是真正的佛经,那些所谓的缘觉乘,菩萨乘的经典比声闻乘描述的佛经晚了好多年,他倒是想去“声闻”,亲耳去听以听佛陀到底说了些什么,可他做的到吗? 

现在的佛教更是等而下之,他们搞的那一套其实都是从基督教学来的,比如观音在唐朝之前都是男身,这和古印度的信仰有很大的关系,在古印度的宗教中,不仅是观音,连飞天都是男性的。而到了唐朝,观音却变成了女身,不是佛教自己搞的宗教改革,而是那时候西方的景教(聂斯托利派,主张二性二位论)已经传入中国,带来了基督教的圣母玛利亚信仰,才使得本土的佛教的观音变成了女身。 

当然,只有少数的所谓佛教徒公然挑起那些无谓的争执,狂妄到把基督教的耶和华,耶稣说成是大小梵天的天主这样的笑话。多数的佛教徒的素养都很好。 

道教,佛教的区别从一开始就存在,不可能合一。只有在当今盛世,佛道两家才同时得到国家重视,同时兴盛起来。  

 

59、孙悟空给白骨精的回信

 西游记》四十六回书讲到了孙悟空战胜了车迟国三个妖道以后,车迟国王酷六唐僧等在宫中歇息几日再走,孙悟空便有了暂时的闲暇时间,才想起来应该给白骨精回信,原文照录如下。

小白:我喜欢吃桃子,吃世上所有最好吃的水果,我全身毛茸茸的,我笑,因为我活得逍遥自在。

师父当年对我说:“你要记住你是一个猴子,因此你不用学做神仙,你的本性比所有神明都高贵.”我挠挠头皮,似懂非懂,对我小猴儿来说这实在太过深奥,师父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啊?许多年以后,我才知道保有那份与生俱来的天真是何等珍贵。

原来像这样神仙没法管的东西都有个名字,叫做--妖.我叫妖猴,你叫妖精,可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我们都不用再说什么,因为我们彼此明白。

我有七十二般变化,可是造物无穷,人力有时而尽,我手中的如意金箍棒,心随意转,可长可消,但人生事却半不如意,不会因为一个名字万念俱灰,不会因为一个名字而万念顺遂。我金箍棒长得再大也捅不破天去,就如你白骨精这个诨名你的骨头再白也洗不清一个妖字。

我美猴王的名字中有一个美字,可是再美也脱不开一个猴儿的本相,世间再美艳不可方物的,皮囊中包裹的也是一具白骨,你修成了人形,可是骨子里还是一副玲珑剔透的白骨。人不能忘本,追求美本来并没有错,我愿在临终的刹那再做美的凝眸,也许一切美的都还只在路上。

人生在世,终须大闹一场,大吵大闹一番后再重回最原始的寂寞,这样才不辜负造物的本意,这样的人生才是不虚此生。“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要这地,再埋不了我心,要这众生,都明白我意,要那诸佛,都烟消云散”!

少年时意气风发,粪土当年众神佛,我狂我歌我笑,你这令人心生怜爱的女子,我从你眼里看出的不是畏惧,不是敬仰,不是膜拜,你清澈干净的眼神跟周围的人都不一样,不对应该说是周围的妖,那是一双会说话的眼神,似乎什么都说了,似乎什么都没说。我说你像我失散多年的妹妹,是因为从你的身影里我瞧见了我自己。这世上没有完全相象的两片叶子,就是六耳猕猴也不能够。你的柔胰握在手里温暖而舒适,那一刻我有种人生舍你其谁的感觉,那种全然的信赖和放心和托付,真的除了你再没有人能给我。

棒打凌霄殿,证明神仙也有怕的,“若天压我,劈开那天,若地拘我,踏碎那地,我等生来自由,谁敢高高在上.”没有压迫何来反抗?他们用佛祖来压我,他们用五行山来压我,可是镇压的结果绝不是老虎皮变了虎皮裙那样驯服。我天性自由,不会因为天地的禁锢而放弃桎梏里的成长。

我被压了五百年,那是佛祖的几弹指?是你拈花间的多少不经意的微笑?当一个人有回忆那么美的时候,我知道我的心只能任你宰割了。“因为我想活着,我不能掩饰我心中的本性,正如我心中爱你的美丽,又怎能装做四大皆空。如果上天知我心诚,就让石头也发芽吧。

我打遍天宫无敌手,可是只有一个人,轻柔若丝的一缕红绳,轻易地就将我八百里水泊招安,轻易的就将我所有的桀骜不驯变成了俯首贴耳。这个叫月老的家伙,我是该怪他多事呢还是该感激他的一片好心呢?

如果一个妖有了心,它就不再只是妖,他甚至比一万个失去本性的万物之长的生灵都还要可爱。从你来了以后就开始下毒,这种毒无色无味,无药可解,假如你遇见一个百毒不侵的人请你千万不要轻易跟他说一辈子,我中的毒,只有一种叫你的解药。

人都害怕被遗忘,当一个人记性有忘性那么大的时候,江湖多少事,就都可以推倒重来了。五百年了,你如果记得我还像记得自己那么好,就不枉我没把你忘得一干二净。你活成一具白骨证明你死过,从一具白骨里又活出来,才能真正明了死生的意义。不独生,亦不孤死,我能,你亦能。

你让我真的活得像一个人了,有血有肉,有七情有六欲,现在没有孙大圣,没有如来佛祖,没有僧规戒律,只有一只小毛猴。我被如来耍得团团转,他有耍猴人的心机,没有耍猴人的技巧,你没有锣没有鞭子,我都甘心愿在你面前用筋斗云翻跟头。

我有火眼金睛,识得一片真心,八卦炉中的烟熏火燎,造就我十万八千里路上次次回眸的迎风落泪。

当年十万天兵天将,张开十万天罗地网,我打破这网,让那天宫也不得安宁,只有你的水,我才是一尾活泼的小鱼,只有你的网我不想挣脱。如来说,五百年的镇压才可以脱胎换骨重换一颗心,那存是痴心妄想,你可以诛我身,不可以诛我心,灭我,亦不改狂娇。

我不是一头望月朝拜的猪,也不是见庙烧香的僧,粉身碎骨亦不改初心,路不平有人填,人心如不平,我来天翻地覆

不是君向潇湘我向秦,不是从此萧郎是路人,真的,小妖精,没有师父,也就没有今天西行路上的取经人,我是重情重义的美猴王,此去西天,山遥水长,这一路多灾多难,先保师父西行,要紧,要紧。

我们真个是不打不相识,这三打白骨精直打得我自己原形毕露,在你面前我纵是有七十二般变化亦是无所遁形。

我头上的紧箍便是对你的放不下,你施了什么咒语给我,师父能咒我头痛欲裂,你这小妖精也能让我生不如死。这一路沙师弟总是嘲笑八戒动不动吵着要散伙分行李回高老庄,我知道他念念不忘高翠兰小姐,只是“有一轮那么蓝的月亮。满天的银河,把光辉静静照在一只哭泣的猪身上。”他那一刻想的又是谁?

用一句老土的话来结尾吧,曾经有一份真挚的爱情放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等失去的时候我才后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如果上天能够给我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对你说:我爱你!如果要我给这三个字加上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