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迎各位朋友光顾

平民语言,悟透世情,白描文笔,呼唤共鸣

 
 
 

日志

 
 
关于我

大肚能容,容天下可容之事, 笑口常开,笑人间该笑之人, 三宽者:眼宽,容万物,心宽,容万事,肚宽,容万人。 三宽三款,很难做到,也很难做好。唯其难,方立此人生奋斗修养之目标也!

网易考拉推荐

挣扎——我的回忆录42、帮衬笔魁  

2016-07-02 15:04:53|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挣扎——我的回忆录42、帮衬笔魁 - 三宽居士 - 欢迎各位朋友光顾

 42、帮衬笔魁

小不了我几岁的笔魁,从部队复员,在我们文艺创作组干了一年,除了可以写简单的快板和顺口溜段子以外,对于关键性的工作——剧本创作,每日里吸两包劣质香烟,抓光了头发再抓破头皮也写不出来,令文化局领导很失望,甚至对进这样的人才颇有微词。鉴于铁蛋的实际创作水平,文化局说,要么就给笔魁文化站“亦工亦农”人头指标,要么可以另就高处。于是笔魁就及时“跳槽”,去了一个新组合的可以解决正宗国家公职人头指标的单位移民局,从事库区移民方面工作的新闻报道的写作。

     会文艺创作的人写新闻,可以说是轻而易举。笔魁的新闻作品来得很快,蹲厕所就能谋划一篇出来。可是,领导看了说是文艺创作,不是新闻报道。而且,还给单位惹了好几次笔墨麻烦。看来,还得跳槽。幸喜已经是正二八经的国家干部了,怎么跳,只要有能耐,只管跳就是。正好县委组织部缺个写材料的,笔魁央求已经是该部副部长的同乡通融,又很顺利的来到了组织部,写公文材料和领导讲话稿。

     怨的是笔魁的文艺创作灵性没有泯灭,给领导写的讲话稿不仅生僻词句多,要命的是做感叹用的“啊”字太多,让没有提前看稿件直接在会议上念稿件的领导同志“啊”出了几多倒彩的笑声几多倒彩的掌声,让领导尴尬难处,不好下台。您说笔魁还能在组织部呆下去吗?!

     笔魁决计不在本县干了,要到十堰去。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朝十堰调的人很多,但都是首先有人际深厚关系的,二是有金钱开道的。已经是国家干部身份的笔魁就是屈就到某家企业,也还是得给厂长、书记送礼。可笔魁手头缺的就是钱。对于尴尬处境中的笔魁,我是愿意尽力帮衬的——正好那时候文艺圈字里有文学掮客,我这个小有名气的老作者是他们的二传手,领了不少收费报告文学的任务。联系一家被写单位,写出来,除了上缴的版面费和一传手得的大头,就可以轻松自留千二、八百的报酬——在那年头可还是令人眼红的呢。

    1993年夏秋,正好我从江汉平原采访写作报告文学告一段落归来,心想回竹山休整一段时间,可在十堰又接受了老地区文联主席欧阳老师交代的任务:文联要与地区税务局合编一部歌颂纳税人的报告文学集子《武当税虹》。欧阳老师对我说,竹山的文章任务你都承包算了,多多益善。每一篇文章万字以内,起步价3000,上不封顶,原则是与作者四六分成。当然我很高兴的接受了这样来钱的任务。

    我那几年出外走穴打写作游击,笔魁是知道的。我一回家的当夜,笔魁就来救助于我,要我帮忙给他弄点泡货钱好跑调动。我一想我接受的任务很重,也巴不得有人帮忙采访写作和联系写作单位。我要利用笔魁在组部公干的名头,他要利用我专业创作人员的名头——一拍即合,开始合作。讲定先合作出几篇的钱,我在地区文联分成的前提下,我俩再对半分成。

我们的合作旗开得胜,半个月内联系了不下十家写作单位。笔魁拿着先收到的分成钱,买了不少山珍野味,去十堰一家很大的生产橡胶轮胎的企业,走厂长的门路,想到该企业的宣传科去。可是,那厂长就是高低不收。一时间,弄得笔魁一筹莫展。

    忽然有一次笔魁得到了厂长年幼儿子腹泻不止,中药西药无效,眼见小命难保的消息,就迅疾跑回深山老家,向老年人打听专治小儿腹泻的民间单方。有一位放牛老汉就给他说了用老鳖蛋放米饭锅中蒸馏,治疗小儿腹泻有神效的丹方。笔魁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在县城大小酒楼钻,用高价钱收购人家的鳖蛋。装了满满一热水瓶胆,专程送到了厂长家中,让厂长娘子赶快实验。哈哈,如法一试,厂长小儿的腹泻当天夜晚就给控制住了。厂长夫妇千恩万谢——笔魁去该厂宣传科没有问题了,只等调令就是。 笔魁心说,老鳖蛋真是神蛋!

    在笔魁等调令的日子里,我俩又联系了好几家写作单位。我就埋头在家拼命的写呀写,到我去被写单位送稿审阅时,未曾料的是笔魁不仅没有写出自己该写的单位的文章,而且还把什么费用都给一股脑全部领走了,不管地区文联要出版经费和该上缴的钱了——害得我既要给人家写他没有写出的文章,我还领不到一分钱的报酬了。更要命的是还要陪上版面费!善后工作责无旁贷全部留给了该背时的我。

    对于好朋友老朋友笔魁的如此行为,我也只在心里骂了一句“操”,什么麻烦也没有找他。毕竟是朋友一场啊。就算帮助了朋友,而朋友是应该帮助的呢。后来得知,笔魁接到调令以后,急需用写文章的钱做搬家费用,做在新的处所添置新家具的费用。于是,笔魁在人生历程上再一次如愿以偿。并且接受了以往的教训,把文艺作品与新闻写作到底分清楚了,在那家厂子的宣传工作干得很出色。在厂子效益急剧下滑的世纪之交,跳到了该厂在北京的办事处。

     对于笔魁如此以德报怨的陷害我,我没有做任何计较。我一人熬更守夜加班加点,不仅按时完成了地区文联的写作任务,更重要的是也交清了应该交给地区文联的版面费用。这件事情的曲折原委直到2009年秋天我与欧阳老师同桌喝酒才谈起,欧阳老师叹曰;心鸣你真背得亏啊,从来没有听你在我面前说起过啊!

     自那以后,我和笔魁再没有缘分见一次面。我也帮不上他的忙了,他也不需要我帮他的忙了。但是我心里还是很怀恋我们曾经友好合作的以往。愿他在北京、在人生的里程上再无任何忧虑!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