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迎各位朋友光顾

平民语言,悟透世情,白描文笔,呼唤共鸣

 
 
 

日志

 
 
关于我

大肚能容,容天下可容之事, 笑口常开,笑人间该笑之人, 三宽者:眼宽,容万物,心宽,容万事,肚宽,容万人。 三宽三款,很难做到,也很难做好。唯其难,方立此人生奋斗修养之目标也!

网易考拉推荐

挣扎——我的回忆录10、苦养子侄  

2016-05-09 16:08:47|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挣扎——我的回忆录10、苦力养子侄 - 三宽居士 - 欢迎各位朋友光顾

                                 10 、苦养子侄

     手无分文的母亲用她那抗得住磨难的肩背,代弟安葬了兄长(我的大伯父);代夫安葬了“高堂”(我的祖母);用她那不计前嫌的肩背,背起两个浮肿如佛的侄儿(我大伯父的两个儿子),给人把好话说尽,送进了孤儿院给吃给抚养。

     不料办在下街后北边上坝的孤儿院不出三月就撤了,我的两位堂兄无亲可投,母亲并不推诿侄儿,认为自己应该继续收养。粗茶淡饭,拆洗补浆都承担在自己身上。

      

拿什么养活一子两侄呢?土布加工也停了,断了每日二、三角钱收入的希望。母亲说,她的肩未垮,背未驼,是可以找到活儿干的。老天不灭无路之人,便找到农村建筑队,揽粗活干揽重活干。用她那不屈不挠的肩背,背砖上墙,背瓦上房,背着泥沙,背着灰浆。

       我的两位堂兄先长大成人,她为他们找到了并不算好的工作

我的母亲在加工土布停下以后,就给县供销社分住在宝丰的马车队的掌鞭师傅洗衣服。马车队掌鞭师傅都是河南人,生性邋遢,衣服穿得很脏,泥垢如油匠佬,那年月肥皂要票购买,母亲就用碱面化热水先浸泡,然后再用皂荚狠狠搓洗,胳臂搓洗得酸疼,每套衣服才挣得到一毛钱,不过因洗衣服结识了人缘,母亲央求老洗衣服的师傅,把大堂兄带进马车队当干饲养骡马牲口的工作。大大减轻了母亲肩膀上的生活压力。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配合当年红极一时的林副主席亲手抓的7031工程的竹山县城桥东煤矿招工,母亲对招工干部苦苦求情,把二堂兄也招上了。两个堂兄都有了安身立命的地方,从此我母子二人相依为命。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