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迎各位朋友光顾

平民语言,悟透世情,白描文笔,呼唤共鸣

 
 
 

日志

 
 
关于我

大肚能容,容天下可容之事, 笑口常开,笑人间该笑之人, 三宽者:眼宽,容万物,心宽,容万事,肚宽,容万人。 三宽三款,很难做到,也很难做好。唯其难,方立此人生奋斗修养之目标也!

网易考拉推荐

挣扎——我的回忆录9、荒年葬亲  

2016-05-09 16:02:25|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挣扎——我的回忆录9、荒年葬亲属 - 三宽居士 - 欢迎各位朋友光顾

                            9、荒年葬亲

      1959年到1962年,是大荒年,饿殍遍地,死人无数,官方舆论定位是三年“自然灾害”,其实是大办钢铁大跃进大浮夸的恶果。

     记得是我上五年级上学期那个冬天,有个夜晚,大伯父从外面四肢并用爬了回来,睡在床上,哎哟连天,痛苦喊叫了了一两天就死了,原来他是想给饥饿难耐的奶奶找一口吃食回来,跑到张家台子一块红薯地刨了几根红薯,被人发现,棍棒加身痛击,打断了脊梁,垂死挣扎才回到家,一两天后就撒手人寰。不该死罪的大伯父为一口吃食就这样让人处死了。

     奶奶年迈,大伯父两个儿子还没成人,安葬大伯父的事情很自然落到没有任何经济来源的母亲名下。人死,不能不葬啊,可是连最便宜的棺材也买不起啊,母亲只好请人卸下所住堂屋里的梁上屏风板,那屏风板已经被多家人户的烟火熏得漆黑,母亲挑水洗了洗,用刀子刮了刮烟尘,请人钉了个木匣子,装殓了大伯父。

     时隔不久,头天夜晚还在喊叫母亲给她弄口面糊喝的奶奶,喝了母亲清理面缸的面粉搅的面水后,悄无声息睡下了。第二天早晨,我上学时候,母亲嘱咐我去后屋看看奶奶什么情况,我走进奶奶

住的后屋,发现睡在恰好一人宽窄的凉竹床上的奶奶,薄薄的被子溜了,脑袋悬在床头外,我喊叫奶奶,没有应声,伸手推摇,奶奶没有感知,原来奶奶已经饿死了。

八十高龄奶奶死亡,也没有讨到棺材睡,母亲确实无力置办棺材,还是请人卸下几块自己居住的堂屋屏风分板,为奶奶钉了一个轻飘飘的薄壳壳木匣子装殓埋葬了。

 那年月,死人并不稀奇,街坊邻居因为饥饿倒树桶子般接二连三死亡。

     稀奇的是大伯父的第三个儿子在1961年春节前忽然不见人影了。

    大伯父的第三个儿子小名叫龙娃子,不幸的是患有小儿麻痹症,双腿不能走路,只会爬行。我母亲追问我两个堂兄,他俩支支吾吾,不愿意说出实情。后来二道河生产队队长陈厚树命人用绳子把我两个堂兄吊起来拷打,追问龙娃子下落,俩堂兄受不了拷打,才说出实情:为了多吃到龙娃子名下每天四两毛谷子的口粮,把龙娃子塞进地炉坑里埋葬了。仅仅为了每天四两稻谷啊,俩堂兄就狠心活埋了身患残疾

亲兄弟。 大年除夕那天中午,还是俩堂兄把龙娃子台上山坡埋葬了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