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迎各位朋友光顾

平民语言,悟透世情,白描文笔,呼唤共鸣

 
 
 

日志

 
 
关于我

大肚能容,容天下可容之事, 笑口常开,笑人间该笑之人, 三宽者:眼宽,容万物,心宽,容万事,肚宽,容万人。 三宽三款,很难做到,也很难做好。唯其难,方立此人生奋斗修养之目标也!

网易考拉推荐

挣扎——我的回忆录7、另立门户  

2016-05-09 15:55:16|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挣扎——我的回忆录7、另立穷门户 - 三宽居士 - 欢迎各位朋友光顾

 

7、另立门户

     据母亲后来经常诉说,父亲走时,家中仅存父亲教书一个月的薪水——一斗三升苞谷,那一斗三升苞谷恰好吃完,父亲的判决书寄了回来。不识字的母亲请人念曰:有期徒刑三十年!

       面对我母子如此重大的打击,祖母和大伯父却没有半点同情心,或者是给于关照,还生怕添人进口多了麻烦。说是“无庄不寄牛”(指我父亲已不存在这个家庭)给我母亲指了两条路:一是将她作为活寡变卖;二是要她尽快另嫁他人。但有个原则;得把我留下,由母亲带着我的哑姐走人。

      当年母亲还不满二十三岁。父亲拘走判刑,已是晴天霹雳;祖母与大伯父的行径更是朝母亲心的伤口上抹盐、撒胡椒面,在多蹇的命运中雪上加霜。但母亲并没有屈服于祖母和大伯父的威逼,也没有听从街邻好心人的“你等到何年何月是个头、有个啥指望啥希望何不早嫁他人的”劝告,搂着我和哑姐说:“这就是我的希望”。毅然决定自立门户,生死不要祖母、大伯过问。

      母亲的个头长得很高大,肩背很宽。从此,她的肩背担起了母子三人的生活重担,担起了她异常苦难艰辛的人生。为了养家糊口,置起了扁担箩筐,下乡收购黄豆,干起了打豆腐的营生。豆腐换钱作本钱,赚下的只是豆渣面子我母子赖以生存延续生命的主食。偏是哑姐吃不得那东西,不吃又不行,一吃肚子就疼,连饿带疼,七岁上就丢了性命。

      母亲又有了殇女之痛,肩背上的担子越挑越重,生活的苦难越沉。有一次挑起一百五十斤黄豆担子朝肩背上一拱,顿觉下身有异,但却如醉酒男人样,负担而归,却挣扎成子宫脱垂的毛病。从此再也不能挑担子了,连走路也不能利落一步。可我已到了上小学的年龄,母亲咬咬牙,还是领我去学校报了名。不能做豆腐卖了,唯一能贴补母子生计的是越卖越少、直至贱卖光的她的的陪嫁柜屉。

       天无绝人之路。小镇供销社开始号召街道居民加工棉线土布,母亲拣起了当姑娘时学会的技艺,理着土织机经线、纬线的千头万绪,理不清生活中的一团乱麻。织土布是手脚心脑眼一样不能使闲的活儿,夏天,母亲宽厚的肩背上汗湿成一片;冬日抛梭兜风,母亲的双手被寒风一扫,开裂成长短交织的裂痕;一抛梭,细血珠直冒,火辣辣疼,可还得织下去。两天织得出一匹土布,可获得0·5元的工资呀。按当时的大米八分一、包谷面六分六一斤的粮价,母子二人买粮吃饭基本有了保障。偏是我小时侯吃豆渣面子也落下了胃疼的疾病,却无余钱吃药,只好硬挺着。幼小时,母亲劳作不停的肩背是我入睡的温床;母亲不下织机的肩背,是我贴心止疼的病床。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