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迎各位朋友光顾

平民语言,悟透世情,白描文笔,呼唤共鸣

 
 
 

日志

 
 
关于我

大肚能容,容天下可容之事, 笑口常开,笑人间该笑之人, 三宽者:眼宽,容万物,心宽,容万事,肚宽,容万人。 三宽三款,很难做到,也很难做好。唯其难,方立此人生奋斗修养之目标也!

网易考拉推荐

挣扎——我的回忆录之补漏篇92、悼唁连襟大哥  

2016-11-03 19:44:06|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挣扎——我的回忆录之补漏篇92、悼唁连襟大哥 - 三宽居士 - 欢迎各位朋友光顾

 92、悼唁连襟大哥                

2015105日清晨五点,接到电话从鄂南通山县城传来的噩耗,告知连襟大哥谢世。这是我们意料中的事情,因为连襟大哥年届八旬,患肝病已经两年多,今年上年出现严重肝腹水,说明来日不多,去日不远。

  接到连襟大哥大哥谢世信息,在竹山和在十堰的连襟亲戚电话中商量,意见达成一致,由我(连襟排行老五)和连襟三哥作为代表,奔丧通山悼唁。因此,我和连襟三哥于是日上午乘上了去武汉的直快火车。

睡在卧铺上,车轮碾压铁轨发出的声响“空空洞洞”,我的脑海里却在叠映与连襟大哥的交往与熟悉——

连襟,是书面语人际称谓关系的介绍,我们鄂西北竹山民间叫做“挑担”或者“一担挑”,也即其妻子同是亲姐妹。早在一九五一年,大(姨)姐被地方政府选拔为就读省财政干校的第一批学员,结业后分配在汉口花楼街银行工作,结识了在武汉“肉联”(武汉肉食品联合加工厂)工作的黄陂人王全乐,由是王全乐便成为大连襟,我们称为大哥。    

    一九五八年,湖北省委发出号召,动员武汉市干部支援山区建设,大姐大哥积极响应号召,怀抱着出生59天的长子来到了与湖南交界的大山区通山县工作,来时讲定支援期满三年即可轮换回武汉市原单位工作,后来经过三年自然灾害,再接上“文革”,再没有谁经管轮换不轮换了。期间,也有不少干部等不及轮换,早早托人情找关系回到了武汉市,发展得有头有脸,成了人物;可大姐大哥安分守纪,在大山区安心工作,生儿育女,从青春少年一呆就呆到八十岁风烛残年。可见太安分守己就很吃亏的。

    起初,大哥在通山县委组织部工作,后来县委也发出支援山区建设号召,大哥大姐又带头响应,双双去了比县城更大山区的乡镇工作,先后在黄沙乡、夏铺乡任党委副书记,分管、主抓的都是“三治(治山治水治土)”工程建设,三治是农业生产发展的命脉,大哥操心的是具体土石方工程尤其是不能出人命损伤。因为建设成绩突出,政绩多多,多次受到上级表彰,树为三治建设模范典型。不消说,大哥的政绩也得力于大姐贤内助的全力支持,除了干好在茶叶公司的本职工作,三个儿女的养育没有让大哥格外分心操劳。

不合“文革”爆发,大哥的政绩都成为红卫兵造反派揪斗“走资派”只抓生产不抓革命的铁证,让大哥站在三条腿的桌子上接受批判,三条腿桌子上,为了防止跌倒,就要小心翼翼保持平衡才能站稳当,可造反派就是要让大哥跌倒出洋相,把鞭炮串子缠绕在大哥的脖子上点燃,鞭炮噼啪炸响,把大哥炸得焦头烂额,还不许乱动不老实。

    其实大哥是很老实的啊,不老实怎么会从武汉市带头报名去支援通山大山区?不老实怎么会从通山县城又带头去乡镇更大的山区?不老实怎么会搞出三治健设的突出政绩?

   可造反派硬说大哥不老实,见大哥自己会平衡站稳三条腿桌子,就掀翻桌子,让大哥跌倒跌晕眩,晕眩了又舀起古墓坑里的水要大哥喝下去······

   粉碎四人帮,文革结束,拨乱反正,整治大哥的首恶者都受到了法律的审判,对那些协从者,大哥见面,既往不咎,反倒客气:那是运动,不怪你们,经历风雨,大家都过来了,接受教训······

大哥做人,更是我等的样板,对岳父母,如同亲生父母一样,爸妈叫得沁甜,“三年自然”灾害期间,省吃俭用,从微薄的薪水里面抽出钱来,从鄂南通山寄上高级香烟、高档瓶酒、还有糖果、点心等紧俏副食品孝敬老人,寄上肥皂、火柴等日用品接济家用,一年半载积攒现金,邮寄大姐娘家,接济未成年出嫁的妹子。邮寄上好衣料的服装给弟妹们穿。

  不到大姐大哥家,你还以为他们经济条件多宽裕。直到有机会去通山大哥大姐家了,你才发现他们夫妻俩也好喝酒,喝的却是土酒包谷烧;他俩也是瘾君子,吸烟品牌却都是廉价劣等,穿戴衣裤面上一层还光溜,里面都是补疤连补疤,餐巾纸块块做手纸还嫌宽了浪费,要对折剪开分作两半用,勤谨持家得可以。原来,大哥大姐是别一种意义的克己复礼,把好处都让给了连襟姊妹亲戚。

一九七三年,我与大姐的五妹子成婚,第一次见面,大哥吩咐:我们是多姓组成的大家庭,有彼此,但我们之间不要分彼此,有亲疏,我们之间不可分亲疏。所以,有酒我们共同饮;有礼,五个姊妹家都有份。

   俗话说大姐做鞋,二姐有样。大哥如此厚道,最先效仿的便是与我这次同行的原是建筑包工头的三哥,年节到了,姨妹家孩子换不上新衣服的,都是他掏钱买了,连几个姊妹家的乘凉吊扇也都是三哥出资出人给统一安装的。

    姊妹家相比而言,是幺妹子家困难一些,作为哥哥姐姐的,都是尽力提携,帮钱帮物帮力,惟愿大家过得同样好。竹山和通山都有我们这样的连襟亲戚,不见有我们多家连襟相亲相依如此相好的,而

多是相互嫉妒、猜疑,生怕对方过得比我好的。

    一九七八年,我参加湖北省业余文艺作者会议,大哥闻讯生怕我这个山里人第一次进武汉瞎碰乱撞,亲自到洪山宾馆迎接我,引导我逛了多处武汉景点;一九八八年,大哥全程陪同我游览了李自成殉难处和九宫山风景区,让我方便写文章,在《江汉早报》发表了歌颂九宫山的散文《03松试奇》,一九九八年我遇到一宗文墨官司,去通山大哥大姐家解闷,是大哥教我如何搜集洗清侵犯他人名誉权的证据;二零零四年春天,兄弟姊妹邀约,去通山走亲戚,大哥异常高兴,不顾身患疾病,坚持与兄弟姊妹们同游隐水洞风光景点······

   十月五日夜七时,我和三哥到达通山县殡仪馆大哥的灵堂,怪的是没有鞭炮炸响,没有锣鼓敲打,没有人众喧嚷,静悄悄,肃肃然,只有大姐孤零零陪伴玻璃灵柩中的大哥,还有大哥几个儿女在料理后事。我和三哥不禁动问,大哥生前也是县物资局工会主席身份啊,为何丧事办得如此冷清?大姐泪水盈眶作答:“你大哥走时交代过了,人啊,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不要铺张浪费讲排场;人在世尽量不麻烦别人,走了就走了,也没有必要惊动别人······”

  我和三哥无言,并立在大哥遗像镜框前,燃香三支,深鞠三躬——大哥走好——好人能不走就好!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